對於案情,我們能說的,都在案發後一兩天,已向檢警表達。

至此之後,即便我們希望得到更多案情與資訊,但是檢方一再強調偵查不公開的理由,我們對案情真的沒有機會更進一步的瞭解,也因此,除了悲憤、恐懼以外,我們無法再表示更多的意見。

然而,5/23下午,我們委由委任律師出庭,近3點結束開庭,律師當庭詢問是否有預計起訴的時間,檢察官告知還不明確,未料,約莫一個小時後,網路媒體就大片幅刊登『偵察終結,予以起訴』以及相關內容。

電腦螢幕上,媒體的文字...『檢警偕同法醫複驗遺體,.....奪走女童生命,手段兇殘。』清楚的描述著小燈泡是怎麼致死的,看得我心好痛,再再地挑起了心理師協助著我努力試圖遺忘的現場畫面。

媒體如此詳細的報導,難道是想擊潰家屬或者引起模仿效應嗎?

更遺憾的是, 我們竟然只能從新聞, 甚至是媒體親自到家門口想來採訪時, 才知道本案起訴了, 兇嫌是怎麼下刀的...等案件細節; 而整個偵查的過程中, 家屬及其委任律師都無從得知, 還在對案件幾近一無所知情況下,被要求表達意見。

我們無從在司法程序得知案情,司法卻透過媒體揭露案件事實, 是司法帶給我們的二次傷害,很痛…

我們跟小燈泡說,我們好愛你、好想你!對於兇手,我們仍然感到悲憤、恐懼、與不解…。但我們要思考、要行動,我們會堅強地弄清楚事實,我們誓言要盡力阻止這類無差別兇殺案的發生,來告慰你在天之靈,在那之前,我們不會貿然、輕率地配合徒具形式的一切程序,狠心把兇手推向在彼岸的妳。

創作者介紹

娃娃魚的自言自語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chloe
  • 我完全認同這篇。司法偵查真的有問題,被害當事人根本都不知道犯案內容、動機,媒體卻總是早一步放話,媽媽嘴事件也是,最後根本就變成看新聞辦案。 所謂的偵查不公開呢?再請問檢察官不透漏更多訊息,然後要受害者家屬當庭回答:你有意見嗎?請回答。請問是要回答甚麼意見啊?難道要說:偶ㄉ意見...阿就給他ㄅ一ㄤˋㄅ一ㄤˋ殺殺殺~!殺人償命....子彈下去就對ㄌ啦!降子偶們就開勳~解怨氣~~這樣嗎? 難道偏要把公訴搞成自訴才能了解事件緣由? 今天,作為人母不過就是希望燈泡的死是有"意義"的,能夠改革司法程序,能夠讓民眾了解並敦促政府投注更多心力在犯罪動機的探討與預防,我相信身為人母,不會只希望孩子就這樣平白死去,難道聽到一句:"阿罪犯就心智正常...你女兒就遇到隨機殺人啊(算你雖啊)]"這樣嗎?算你雖嗎?如果今天,檢察官告訴你,殺小燈泡的犯人是因為父母長期供給金錢吸毒,沒錢時揍媽媽也不忍心送就醫,整天想抱孫娶個四川媳婦,加上長期吸毒影響大腦判斷,使得受刺激事件發生時就做出犯罪行為....等,你難道不會覺得...喔,那孩子死得"不是不明不白:,孩子是死於另一個家庭長期培養出來的畸形怪胎,如果這樣的例子讓大眾知道,小燈泡就不會只是運氣雖而以,而是有意義的,能夠告訴社會獨生子的管教真的不能只是放任,以及為了抱孫不送孩子就醫是會有問題的,這樣不是能告慰燈泡媽嗎? 還是各位只想要利用小燈泡的死滿足自己對這個社會的情緒發洩呢?
    回應
  • 悄悄話
  • Blackjackintw Black
  • *小燈泡母妳就算希望多研究王嫌,有資格妨礙其他直系親屬的願望嗎?

    跟鄭捷一樣罪證確鑿而殺害小燈泡的王嫌,原本經士林地檢署23日依殺人罪嫌將內湖女童殺人案王嫌起訴,並建請法院求處極刑,但小燈泡母又表示意見,想弄明白又「誓言要盡力阻止這類無差別兇殺案的發生」。我建議,士林地檢署,你們就不要為小燈泡母求處王嫌死刑了,她絕不會領情的。

    對於阻止這類無差別兇殺案的發生,美國人的辦法是當場就槍決,若嫌犯沒死,雖然美國的研究顯然很多,但也從未成功阻止過。所以,只要是美國的警匪劇都會「教育」觀眾,有些人是無法被理解的,常常在劇中解除歹徒武裝後再把他們斃了。小燈泡母有此雄心壯志希望研究活體,士林地檢署就不要麻煩了。

    挪威早已廢死,但還是出現了血腥屠殺77人的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reivik),當時,他就曾誇讚台灣是他的理想社會文化。台灣文化有其陰暗面,歧視與仇恨是其「天然成份」,小燈泡母若想知道為什麼台灣會出現無差別兇殺案,看看台灣無差別仇恨歧視外勞、看看台灣無差別仇恨歧視外籍配偶、看看台灣無差別仇恨歧視大陸、看看台灣無差別仇恨歧視原住民、看看台灣無差別仇恨彼此歧視就可以知道了。

    想研究?

    好好的去研究吧。

    順便研究全世界的恐怖份子,看看能不能消滅恐怖主義。

    只是令我質疑的是,士林地檢署問過小燈泡其他親屬了嗎?女童奶奶曾哭著受訪表示「假如是你孩子被人砍得頭都掉下來了,你還會輕判他嗎」「別像鄭捷一樣拖那麼久」,小燈泡父親望「速審速決」。…

    小燈泡母妳就算希望多研究王嫌,有資格妨礙其他直系親屬的願望嗎?

    Blackjack 2016/5/24

    from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pbgid=19586&entryid=654463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oyce
  • 社會越紛亂,越要堅定自己的腳步,辛苦了!
    女為母則強,唯有看清楚事情本質,才能有正本清源的思考,進而解決問題的根本。
    被害者除了悲傷與哭泣,還能選擇勇敢理性面對。
    柯媽媽當年因為喪子,而不屈不撓,蹲坐在立法院前,遊說立委,推動汽車強制責任險立法。
    在外人眼光,她可能是一個為財團服務遊說的媽媽,可能是一個喪子精神錯亂的媽媽,也可能是一個希望不要再有一個求償無門受害者的媽媽.....
    常年不畏懼外界異樣眼光,她終於推動立法,協助受害者不再求償無門的困境.......
    我在你身上,看到柯媽媽精神,支持你的理性與堅持,讓小燈泡繼續發光發熱!
    不認識妳但會一直默默支持妳的媽媽

  • Hu Chou
  • 法院是裁決案件的地方,起訴書的內文只會針對案發經過描述,至於兇嫌相關背景、犯案動機,對於犯嫌做進一步的精神評估,這些是不會公開給被害者。如果想要看案情相關及進度,要請律師跟庭上法官提出申請調卷並遞申請書,一般人如果不知道,可以問律師,如果律師沒跟家屬說,是家屬沒問,律師如果沒有跟家屬說,家屬應該去質問律師,為何這麼重要的事都不跟我說?
    我比喻一下:
    一個客人去7-11超商買東西,客人拿了一根玉米,問店員說,請問這根玉米有產銷履歷嗎? 有無驗過殘留農藥證明嗎?請問這根玉米是經過什麼包裝製程過程配送到店的? 我是客人,要掏錢買的客人,我想吃了安心這是店家應該負有的責任,所以我有資格要求店家一定要提供這些,而且我認為店家應該主動公佈給每一個客人,而不是客人問,這是店家制度不完善的地方。
    小七的店員只能對客人說: 可以上官網去申請查看履歷,店家只是賣東西而己。
    我們的客人太多了,沒有辦法針對每個客人遂一主動說明提供。
    我想對小燈泡媽媽說一些話:
    請詢問小燈泡雙方阿公阿媽及老公,確認他們對犯人應受何時程度的懲罰,請少數服從多數,有統一的對外態度。
    (我個人的眼界看到的是,一個母親支持廢死理念的支持者,卻因真實經歷淪為受害者家屬,而在理念與現實中掙紮)
    真的~不要再用小燈泡當藉口了,支持廢死就支持,要原諒就原諒,要求死刑就死刑,不要再顧左右言三盡扯一些,現行審判制度不完善及改善措施,人員家庭教育配套措施,犯人背景等等。
    小燈泡母親妳可以用往後的人生來推動支持相關法案。現在是審判案件要做一個定論,不是要各自表述理念與研究犯人背景動機為主。
    在何時做該做的事要搞清楚,而不是將事後大環境整理教育訓練跟判刑問題扯在一起。

    也請不要一直指責媒體,跟法律,一再挑起受害者的心靈。
    媒體跟法律不是加害者,做母親的不要重心只放在著重在媒體或法律制度一直挑起不好的記憶。
    現在只要好好的處理法律相關的訴訟及流程就好,這些應該就會讓做母親的身心俱
    彼。
    請放下廢不廢死理念,實際行動關心訴訟的流程與相關資料。而不是只會說我叫律師了,制度整個有問題; 教育整個有問題的口號

    我也是一個受害者的母親,事發到現在七年了,案發後經過冗長的訴訟及自行搜集相關資料( 我也有請律師) ,訴訟期間及當下 我只告訴我自己,配合訴訟,我的時間真的有限,我不懂,或我想知道,我就去問,問相關的人,問能幫我的人,我不能倒下,我只能一邊流淚一邊跑法院、一邊心理咨商。但心理咨商每一次,我都會跟心理咨商醫生報告進度及問,我這樣做有沒有任何我該注意而沒注意的事。
    媒體只是會再度去傷害被害者。
    夠了,不要再只會呻呤或怪其他人再度傷害。
    在對的時間做該做的事,而不是只會盡做些學者論道理的事。
    這是事後訴訟結束才做的事。
    身為一個母親沈重給您的建議






  • 周小姐
  • 部分反廢死的別再消費小燈泡了,就是想看小燈泡家屬依照你們的獵巫劇本走,不來個呼天搶地崩潰討命的戲碼,就要給人扣上廢死帽子狗罵一通,為什麼家屬要符合你們的期待,不符合就被罵?

    好奇怪,燈泡媽媽國字寫得那麼清楚,卻硬是要戴上廢死濾鏡去指責別人,我實在搞不懂,文中提到司法偵查針對[媒體與當事人的資訊、處理時間不對等],這跟律師沒告知可庭上申請有個什麼關聯啊,說燈泡媽媽應該去問律師而不是支持廢死的人,真的有看完全文嗎?還是先入為主再說?

    還有反廢死&廢死,都應該針對隨機殺人犯罪動機做探討,沒找出這社會安全網出什麼破洞,只想趕緊用子彈或永久徒刑解決,這種隨機、無差別、隨時都可能在你我身邊出現卻又摸不著犯案頭緒的感覺才可怕。

    至於小燈泡媽媽是廢死還是反廢死?我只能說,書唸那麼多的人,思考事情不是單純二元論,天下事情沒有簡單二分法的,就像政黨立場一樣,難道不喜歡民進黨的人就是國民黨?難道不存在著討厭綠、卻也不欣賞藍的人嗎?還是像英雄爽片描寫的,壞人就是天生壞蛋,英雄就是正義凜然?廢死跟反廢死都有不足之處,中間存在著灰色地帶,你們幹嘛要給人急著歸類並指責一番?
  • Hu Chou
  • 司法偵查與程序,想要了解,小燈泡媽提出司法不合宜的地方,可以提出申請並且很透明,開庭並不是一次就結束的,至少會有2-3次開庭,(因為我就是經歷過,所以在我看來小燈泡媽質疑的問題,根本能夠解決,事情態度決定在人,所以為什麼別人可以做到且拿到資料,檢方也會告知何時可能會有結論或透露),當事人不去,只會叫律師去,有疑問只會在網上發言,這是沒有幫助。
    想要知道什麼,或請人通容協助,只有現場去,私底下問,在合理範圍內,請對方通容,才能進一步知道下一步時間或結論,不然公辦公事,都是書面回覆,或是等通知(這叫浪費時間,拖到最後一刻比媒體還晚知道),因為媒體在只要是爭議刑案,開庭每場都會去有些會申請採訪,或是在旁邊等開庭結果。
    而律師只是爭辨後拍拍屁股走人。
    如果沒有了解制度或經歷,看書面文字,只是為支持而支持而去反辨。
    這在我看來,沒有說服力。
    只是為了像宗教狂熱的原理一樣,為了一個理論而去支持廢不廢死。
    說真的,這不叫理性,這叫盲目
    沒有為自己的孩子做什麼事,只是為了自己的理念做了什麼事。

    我當時只問我自己一次,我能為我孩子再做什麼事,我想要對方在法律上得到何時程度的懲罰,其他家屬的決定,我們要有個結論,有疑漏什麼我現在當下應該做而沒有做的事。
    所以 小燈泡媽
    妳這不是真正的原諒,只是理念與現實的衝突,現在所做的總總,只是為了個人道德堅持廢死理念而做,妳從事發到現在心為了孩子去做事情,方向錯了,怪罪怪制度的點錯了。
    參與刑案總總,都交給律師出席。
    我也有全程請律師,但每場開庭我都有出席,開庭中,激動的大哭,或事後門外繼續哭,就算如果,還是要全程去
    因為我自己告訴自己,當下我沒有去參與,如果有疑漏什麼,那就是我的問題。
    過來的人的,我看的很透徹。

    所以我的心理醫生,(在咨詢的過程到結束,只是告訴我,妳真的很理智,所以放寬心,妳以經做的很好,別給自己太多的壓力)




  • 小侯
  • 小燈泡媽媽內心傷痛~心中有太多疑問...有太多為什麼,,, 她想知道兇手為什麼那麼狠心下的了手, 想知道 為什麼他會那天他會挑到小燈泡 !凶手平常都在幹嘛 ?他一天的生活是怎樣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 還有許許多多的為什麼..… ......她心中有許多許多疑問與為什麼....需要 我們關心這個事件的人用同理心去了解......
  • 悄悄話
  • 鷹嘴豆泥
  • 講這麼多, 妳有試著去探視或是著用自己的方法行動面對這些殺人罪犯,

    或試著用妳的方式教化那些罪犯嗎?

    老是對政府的做法 "草茅危言" , 能達到甚麼功效?


    對於小燈泡的遭遇已經沒有甚麼人願意再多加置喙, 大家都尊重妳想保護小孩或自家人的立場甚麼的,

    可當妳用妳的 "獨到先見" 去指謫其餘類似案例的政府審判, 試問妳是否已經在無所謂狀態下傷害到其餘受害者家屬或倖存者的心理?

    妳是否已經在無形中把自己的理念欲強行壓制並灌輸到台灣所有其餘跟妳有相同遭遇的受害家庭身上?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處事的想法與理念, 但並沒有人認為自己成了受害者, 就該像瓊瑤故事裡的女主角般瑪莉蘇上身, 戳脊梁骨, 怨天尤人,

    全看自己要如何用其餘方式化解並轉為自己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而大家都非常清楚, 這個動力在身為大家庭的媽媽身上是會更為充裕且實際

    講直接點, 妳已經很幸運, 有很多家人支持妳, 我的一個朋友是獨生子也遭遇同樣不幸, 而他那以往相當注重外在的單親母親為此鬚髮皆白, 看了真的讓人不忍


    目前台灣的社會上民意就是屬於偏向維持死刑大於廢除死刑, 倘若在政府與有其餘理念的人民沒辦法拿出更多能確實扼殺惡意傷害/殺害他人罪行肆意的實施或規範, 那麼就是維持現狀,

    也請少數人服從多數人, 畢竟台灣還是民主國家, 不是嗎?


    最後再給予祝福, 判決之路並不是一兩次就能完全解決,

    甚至會花上受害者加害者兩方人馬的大量時間與金錢, 從妳的言論語調來看, 大家都非常清楚妳將能在這條路上堅持挺過,

    也希望台灣司法社會能從這些歷程獲得更多更正面的增長與鼓舞, 齊努力

  • Christy2011
  • 難道沒有人跟我一樣看到的是******
    「司法、判決不公開」家屬不知情
    ******強烈對比 「媒體報導怎麼什麼都知道」的問題******???
    燈泡媽是讀書人 用很婉轉的方式點出
    執法人員不守紀律 &台灣法律沒有執行標準&家屬只是想知道為什麼的心態
    如果換我的白話文 就是
    「他媽的 檢調你們搞屁啊~~~」

    小燈泡的媽沒有反對或贊成死刑
    他只是希望社會修正扭曲的價值觀
    找出社會問題的根源(其實我們都知道是家庭教育 但你有沒有去做?)
    不要再有其它受害者 這是大愛
    但這跟執行法律 是不衝突的
    該判的 一樣會判(但請先討論台灣法官的水平)
    犯罪心理學是協助偵查 不代表能預防命案
    一旦逮捕後程序皆已進入研究
    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
    科學研究是不能100%預測人心
    更何況要犯罪者願意自白 這不能勉強
    但燈泡媽出發點是好的 請理解她要表達的是什麼
    也不代表她心裡是不恨那個嫌犯的 或不難過的

    就算王嫌立即處死 也換不回孩子的命
    死刑只對社會大眾有較大的意義(不會再有人受傷)
    但對家屬本質意義已不大了 (有什麼能讓孩子復活呢?)
    王景玉如果早就關去勒戒 今天不會有無辜的命案
    他的家屬是不是早該做點什麼? 政府有什麼資源又能做點什麼?

    台灣對於孩子是不是太放任?
    對煙毒犯的控制是不是太不用心?
    對心理輔導的機制是不是太不了解?
    又有一個逆子為錢殺了母親 16歲沒駕照卻有機車? (林清岳這麼轟動一時 但沒學到教訓)
    有孩子無照駕駛撞人還上網po文罵對方活該(他的爸媽給她什麼教育?)
    警察的兒子酒駕撞人了 爸爸說他很少這樣(當爸爸的人幫忙掩護 你不是罪加一等?)
    爸媽自己價值觀都扭曲的狀態 社會能不亂嗎?

    我們有很多問題該思考 不是非黑即白的去想這位媽媽是不是支持廢死
    討論燈泡媽的想法 絕對沒有如何避免更多殺人犯出現來的重要
    當我發現社區有可疑人士出現 我已經報警很多次了
    當知道鄰居的兒子吸毒 父母無法管教
    但我們是可以做點什麼的
    網路言語霸凌她 我們跟殺人犯其實一樣可怕
    當我們指責社會與他人的錯誤 有沒有先問問自己努力過什麼?
    請大家理性對待一個受害者 不要來這裡亂發言

    http://christy2011.pixnet.net/blog/post/326814276-社會的美-需要法制與道德
  • !!!
  • 燈泡媽媽,看見了許多網路上對妳的質疑,甚至是媒體的斷章取義,所以找了到這裡,我才知道妳本來的意思。
    很顯然快速槍決並沒有給人命帶來什麼正面的影響,甚至更多的是二元的對立和思想的衝突,我能夠明白妳對司法的不解,在這些成長紀錄的文章中感受到妳對小燈泡真摯的愛,內心受到很大的撼動。雖然我知道,身為陌生人是否感受到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但是妳影響了我的看法,這是很重要的。曾經看過一本書叫問題背後的問題,讓我更有此體悟。

    很多人搞混了,這並不是廢不廢死的問題,大眾的思想和受害者家屬是分離的,光從這一點三樓就沒資格提出那樣的疑問和質疑,受害者家屬失去的是寶貴而無法復原的至親,大眾卻是因為受到事件的影響,想要從自己內心的衝擊中被平復,所以就覺得兇手該馬上處決,然而平復了後,等待下一次的衝擊嗎?總是這兩個立場會被混淆,造成大眾邏輯上的混亂,加上因為事件傳播,突然像變成了社會的共同事務,所以產生更多的衝突。

    我能理解燈泡媽媽的思考,這對社會真的好難,但還是要去做,鄭的槍決有家屬說終於鬆口氣,也有家屬說根本對他們不重要,因為家人再也回不來了。但就算兇手不在了,失去的痛並不會消失,這份痛,大眾永遠沒辦法親身體會,在我看來他的死,對社會只有更糟。

    如同樓上,我也是默默支持你,希望燈泡媽媽疲倦時可以想起,還是有這些被妳給影響的人,我們是一起向前跑著的。
  • Hu Chou
  • 我發現很多人對於判決流程不懂,而覺的司法不公,說明一下
    希望有疑慮的人能用心花點時間看一下
    先提供下面網址 http://kld.judicial.gov.tw/?struID=103&navID=146&contentID=358
    一般刑事訴訟案件作業流程圖
    在第三個圖,(定期、開庭)
    這個步驟會至少會開三次
    第一次被害者出席答辨(了解經過及被害者的意願及是否有補充新事證)
    第二次嫌犯出席答辨(了解經過及評估嫌犯是否要精神評估等等)
    第三次雙方出席,雙方答辨(了解雙方是否有要補充,沒有補充就要總結)

    何謂辯論終結
    就是雙方辨論終結,不會再請雙方補充說明,將繼續往下判決流程(連結)
    在第二次雙方出席開庭,如果雙方沒有補充說明,或檢查官覺的收集的證據差不多齊全了,
    檢查官就會在第二次庭會或第三次庭會說( 下次或本次就要辯論終結)
    如果是在第二次嫌犯出席答辨完,檢查官說下次要辯論終結,就是在第三次出席是最後一次答辨
    如果是在第三次雙方出席說辯論終結,就是要在這次庭會辯論終結。
    可以去看燈泡媽的FB 律師有出來說。
    檢查官已經有跟律師第二次庭會,有跟律師說要辯論終結,就是第三次庭會就要終結辨論。
    有一個重點一定要看進去
    4.案件辯論終結:辯論終結後,法官會定期宣判,最遲並於宣判翌日公告判決主文
    燈泡媽的律師說道,因為燈泡媽的理念,在沒有得知犯人犯案動機等等檢查報告之前,無法表示意見
    你都跟代表的律師說無法達表意見,那你要律師怎麼做,當然也只能無法表達意見。
    所以律師也只能建議燈泡媽不要表達意見,在這三會都每次問到都說無法表達意見
    在檢查官收集資料過程,基於偵查不公開,是為了利搜集證據,不影響調查進度,所以在前三會,如果提出調卷
    通常是要在辨論終結再上訴,之後才能調卷。這中間如果有要詢問,只能在庭上,由檢查官口頭告知。
    燈泡媽律師說,在這三會,檢查官不提供嫌犯相關證據,我們能提出什麼答覆。
    律師覺的在這三會,應該要將嫌犯動機及精神總總與案情有相關的證據,都讓被害者知道
    目前的法規是這三會被害者有疑問,檢查官會在庭上拮取重點口頭告知,而無法當下提供,只能在之後第一次
    辨論判終結後再提出再上訴,才能調卷
    這是針對全台灣都是統一的方式,並不會有任何人有特權,而在這步驟享有特權,能優先知道。
    (所以目前案子流程到這裡了,這是有何不公?)
    (律師希望的提早資料給予,這是不公,這是特權,這是破壞現有法制規定)
    案情重點,檢查官也口頭告知律師了,也告訴律將第三會辯論終結
    重點是燈泡媽的代表律師,只說我們不表達意見
    當檢查官在這三會有問當事者代表,你們對案情有什麼意見
    代表說: 我們不表達意見(基於當事者精神不了解案情前不下評論)
    人家問你有沒有什麼要補充,有沒有什麼要表達,你們都回裁決的檢查官說不表達意見。
    不達表意見
    那你要人家案子就卡住動不了嗎? 到時又會作文章, 要慢慢等你們想清楚?,要提供所有資料給你們
    (法律在現階段不允許) ,當然不可能。
    檢查官只能繼續往下流程,經歷三次庭會,檢查官最遲要在隔天公告三會的結論,要完成隔天公告,
    當然就是只能今天開會後當天就有結論,所以檢查官說的等等,只指現在不會馬上有結論,
    要散會,打一打資料才能總結
    但當天就要有結論(這個前提不變),因為明天一定要公告啊~~~~~
    所以庭會結束後,當天,幾個小時內後有結論,是正常的,是正規流程,律師應該知道
    更何況檢查官,己經在提早跟你們說要辨論終結了。
    辨論終結如果受害者不服,可以提起上訴,是當事者你們自己選不表示意見,
    但還是可以之後上訴再補充表示意見。

    所以我才會說,不知道只看文字,沒有經歷過,不要亂下定論。
    身為當事者,何有疑問不是問律師,沒搞清楚流程,是自己功課做不夠。

    為何不用心在這方面上,只著重在理念。
    有何法律不公,沒有,只有認知上,認為不公。
  • 我及律師們說的是偵察階段被害者家屬的權益,這是在起訴之前。
    您的回覆,經驗談與建議,是起訴之後。
    這兩個完全是不同的階段,還請知悉

    wawafish 於 2016/05/31 01:42 回覆

  • Hu Chou
  • 辨論終結同時, 檢查官必需一併有結論決定起訴跟不起訴公告 ,
    有看電視的人,應該知道,現行犯罪下殺人罪被當場抓到,沒溜走,有目擊證人,這一定會起訴的…
    所以 司法上走到現在完全沒有任何不公之事,還是要替司法正明一下
  • Michael
  • 其實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這個社會的「ignorance」。被霸凌的就是「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就這樣,結案。社會很愛貼「label」,可是又不允許多元化。要是不帥的,不美的,不可愛的,不潮的,麻煩out。貼標籤又從很早就開始。X戰警:天啓,有一幕是一群警察要補抓萬磁王。不理解所以害怕,害怕所以不試著去理解。我覺得還滿適合這個問題。以自己理解範圍去得一個結論是最簡單也最不負責任的。好像一些父母看小孩哭了,脾氣來了「為什麼哭,為什麼哭」喊著的打小孩,可是沒實際去了解小孩到底為什麼哭?打久了,痛了,小孩就會安靜了。可是有解決問題嗎?答案是有,不過是否好的?萬磁王幸運在他認識了X教授這個支柱。沒X教授這人物去了解他,萬磁王不知會暴走到什麼程度。
  • 悄悄話
  • wpt211
  • 哈囉~Claire~我是一個媽媽(小孩現在四歲)
    我追蹤妳的臉書了,之前因為碰到一位朋友表示,希望追蹤他的人可以通知一下,所以我想我也跟你說一聲(有點難決定要用fb送信給你或是在此留言,但我發現我有幾封發給不認識的fb人士的信件,是好幾個月後才被看到,所以決定在此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