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上學以來這一個多月,沒有分離焦慮,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去學校,開開心心的回家,連老師都跟我說『她好可愛唷!每天都笑咪咪的』
但就在上週五,小燈泡在學校大哭,把老師們都嚇了一跳。
那天我一到教室,老師就趕忙來跟我說明,小燈泡在教室看書,結果同學(佑佑)刮了他的臉,他們兩個老師都沒看到當時的狀況,只聽到小燈泡突然大哭,嚇到前去,就看到臉上受傷破皮了,有立刻到去保健中心處理,但佑佑說不出來為什麼去抓小燈泡,他們並沒有爭執,也不是因為要搶書,不過佑佑是屬於比較動一點的孩子
當下,我聽起來有點嚴重,心裡有些忐忑,但接到小燈泡看了一下,右臉是有破皮,比黃豆大的傷口,另外接近右眼處也有抓傷的痕跡,不過我是覺得傷口不深也不是很大,孩子偶而受傷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這算小傷,我就也不怎麼在意
老師說已經跟佑佑媽媽通過電話,他覺得真的很抱歉。那天我有碰到佑佑的阿公來接他,阿公也有來跟我道歉了好幾次。
因為我不以為意,所以阿公一直講,我反而覺得不自在、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我一直想到幾天前在FB看到的文,好像...真的不需要說對不起耶!

為什麼不用『對不起』?
因為她的心態很健康啊!
你來對不起,搞不好她還覺得你很怪耶!
原來,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們是可以選擇想站的位置,我們可以選擇不一定要扮演「受害者」啊 !

如果全世界都沒有人對不起自己,也沒啥對不起自己的事物,那顆心,又將會有多自由自在呢?



另外,這受傷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我比較擔心的是,為什麼佑佑會出手?為什麼佑佑說不清楚?

至於小燈泡為什麼大哭?我問了他是因為痛?還是傷心?還是害怕?
在家裡,雙寶對小燈泡搶奪或打,小燈泡有時候記得打人不對,所以委屈或不知道(跟雙寶又講不聽)怎麼辦的時候,會以大哭來宣洩情緒。小燈泡說是有一點點痛,哭是因為被嚇到。

我以為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今天下課,小燈泡一上車就很開心的跟我說:『瑪麻~今天佑佑有來找我,他跟我說他今天不會再抓我了。結果!!(音調上生).....(停頓兩秒)....他今天真的沒有抓我耶!他有做到,他好棒唷!』
聽的我嘴角上揚,心裡溫暖。孩子!怎麼能夠就這麼單純美好!?好希望她們就這麼單純美好一輩子!


============================================================
From Facebook汶婷

不用『對不起』嗎?

禮拜二的新竹動物園共學
抵達新竹月台,興奮的涵站在電梯旁的水泥阻上等候
B媽帶著B寶也在一旁
一會兒,聽見B寶大哭
忙亂中,我以為是涵不願B寶一起站上來玩,所以B寶才哭?
黏黏把拔立馬巧妙將B寶帶開,引導到電梯另一側的水泥阻站著
(註:黏黏把拔是我們假日共學團的領隊)
小人一人站一邊,B寶笑開懷
大人也不再追問什麼
趕著上路
這天,蟾蜍有去,
回程,他忍不住問我:「妳們這共學團不會寵壞小孩嗎?」
Why?
「早上在新竹月台,B寶想學涵站在水泥上玩,
他被他媽阻止,才轉跟涵說:『下來 ! 妳下來!』,
涵不理他(沒有下來),B寶才憤而出手打涵的肚子,還連打二下!
好奇怪,從頭到尾,B媽全程都只在旁邊看…
都不用教他做錯的事?
不用說『對不起』嗎?」
(共學團處理衝突的方式,一向以先安撫小孩的情緒在先)
我轉頭問女兒,事實確實如此。但她早已不放在心上,被勾起記憶,才又配合的說:「我好討厭B寶! 他會打人!」
蛤?原來哭的人不是"受委曲"的人?
原來B寶不是涵弄哭的?
原來是B寶打了我女兒?
一時間,我整個怒!
這桃園全職老木親子共學,阿婷也才參加一個多月,還在適應、觀察和學習階段(不然怎麼叫"共學"?),我壓抑著自己的怒,還得先試著站在B媽的立場,安撫蟾蜍護女的情緒,說:「我想,B媽應該也還在學習怎麼處理B寶的行為和情緒,所以來不及有所反應吧。」
天下父母心
看別人的小孩都可以平心靜氣的參與問題討論
但是自己的小孩被打,真是忍無可忍~
好理咧~還虧我跟親友團大推共學,真是糗了!
"不辨是非"這個問題真的很嚴重耶!
那天傍晚,雲門律動課
遇到凌,她說起小芮剛上幼兒園,回來常跟她說,被班上一男生打 甚至扯頭毛的情況;
她一開始不以為意(EQ好高的媽咪),認為只是小男生的小頑皮
過幾些日子才跟老師說,老師大驚:「怎麼會? 這男生好愛妳們家小芮! 每次芮沒來或晚來,他就會追著老師猛問『芮呢?芮呢?』這樣子」(是說小男生示愛的這種無聊變態方式還真是千年不變啊~XD)
凌張著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笑著說,之後又一次被同學不但K到,還嚴重到流鼻血,小芮不但不生氣,還很天兵的問她:「那男生是不是"超愛我"的呢?」我們幾個麻麻大笑出來。天兵媽咪與天兵小人之最佳組合!
她們這對母女總是給人很陽光、開朗、正面的fu!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涵超愛小芮的原因!
為什麼不用『對不起』?
因為她的心態很健康啊!
你來對不起,搞不好她還覺得你很怪耶!
凌偶然提的這個小故事,竟輕易解了我的惑與怒!!
在凌媽咪與小芮的內心,完全沒有"受害者"角色!
原來,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們是可以選擇想站的位置,我們可以選擇不一定要扮演「受害者」啊 !
小人其實不需要道歉,她們只想問題被解決,
是大人用大人的理解去教育小人:總在感覺一方受委曲時,趕緊要另一方去道歉,試圖用一句『對不起』來解決事情。
但道歉後,事情真的就能解決嗎?
(舉個例:倘若那天是涵將B寶推開使他大哭,難道讓涵向B寶道歉就有用嗎? 還不如黏黏把拔直接把B寶帶去站水泥阻,滿足他的需求,就馬上使他破涕為笑了啊!)
小人一向不將事情放在心上,何以有些衝突過了好久,大人還想去為小人爭一個誰是誰非? 究竟是為小人? 還是自己?
還是自己小時那個受了委曲還賴在原地掉淚依然憤憤不平的靈魂?
我好像在這裡更加明白
每個大人確實都有教小人辨明是非的責任義務,
但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
不該拿自己小人的委曲,自以為是的去教"別人的小人""辨明是非"
那個習慣停留在受害者位置的大人,
不該教小人跟自己一樣,學習去站在受害者角色的那個位置,
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呢!
那天涵只是錯扼為什麼B寶哭了?
她支句片語都未曾提她被K的事,滿腦子都專注踩著水泥阻,enjoy herself,enjoy當下她找到的樂子,她對被打的事根本no fu~
那樣的快樂,而被打的又不是我,我又幹嘛要生氣?
如果全世界都沒有人對不起自己,也沒啥對不起自己的事物,那顆心,又將會有多自由自在呢?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克莉絲汀
  • 「小人其實不需要被道歉,他們只想要事情被解決。」
    「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們是可以選擇想站的位置,我們可以選擇不一定要扮演「受害者」」
    真的很有道理,有智慧的媽媽,我也學到。
    我太重視孩子說「對不起」,卻沒有去思考對不起背後需要被解決的情緒,事件,態度等等。今天看到你的分享,很受用,謝謝~
  • Jasmine
  • Hi MaMa,
    我喜欢您写的生活文章~
    孩子们的心灵深处本是简单,是我们大人把他复杂化了!
    您要加油!
    远在马来西亚的祝福您和家人! <3
    Appreciate you re-open the blog! Thank you very much (=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