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小蝌蚪對小燈泡不是很友善,常常威脅他。
你把XX給我,要不然我打你手唷!
快點一起收玩具,要不然我要打屁股!
昨天,真的拿小棒子打了小燈泡,小燈泡大哭。

晚上刷牙洗臉完,跟小蝌蚪溝通這件事。被打的人會覺得不舒服,所以要將心比心,不可以去打人。結果談著談著小蝌蚪突然安靜下來,然後就哭了,她說可是學校老師也會常常讓他覺得不舒服,老師都叫他們小笨蛋、一群傻瓜,她和同學都不喜歡、覺得不舒服,問我能不能寫聯絡簿跟老師說?

我:如果覺得不舒服,那有沒有跟老師反應?
小蝌蚪:我怕老師會生氣,所以不敢講。而且老師說不喜歡我們去告狀
我:那你覺得如果我寫聯絡簿跟老師說,老師會不會也生氣?
小蝌蚪:(停頓三秒)我覺得寫聯絡簿可能還好

家人是不建議我寫聯絡簿,擔心有些老師講不得,反而反效果害了孩子。建議我安慰孩子說老師可能只是習慣性的講,並不是真的在罵他們,要小蝌蚪放寬心,不要在意。
這件事我想了一個晚上,還打電話跟感冒準備進入睡夢中的David叫起來討論。

前陣子看見一個回憶小時後被性騷擾的故事,大意是說他小時候一直都是乖小孩,被教導對長輩要有禮貌,所以當叔叔說要幫他量身高,越靠越近,然後頂住時,他雖然覺得不舒服,但基於禮貌,沒有大叫.....等等。

一個是覺得應該支持孩子,讓他知道當他覺得不舒服的狀況,他應該要有所反應是正確的,我們應該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感受讓對方知道。
再來是覺得雖然對體制內的教育有些不滿,但現實狀況就是我們仍然會在體制內就學,既然我們覺得不滿,當年身為學生的時候,不敢也不懂得表達與挑戰權力,現在身為家長,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做些努力?即便只是一點點小小的努力也好?!
還有就是,很多人面對自己的『想要』常常就讓他只是想要而已,我好希望我的孩子能有『為自己想要的盡力』的態度。小蝌蚪是一個不太有安全感,也不太有自信的小孩,難得他會希望我幫他爭取些什麼(雖然我更希望他能自己站出來),我會很想讓他感受到『對!就是應該試著去爭取自己想要的』的那種態度。

另外,David覺得如果我們今天把小蝌蚪不舒服的感受擺著或是請他轉移他的感受,那我們就沒有立場要她去尊重與體貼小燈泡(被小蝌蚪打的)不舒服感受。

我們也討論了對於寫聯絡簿唯一的擔心就是還是小蝌蚪會被貼標籤。那我們是否能承擔這樣的後果?如果真的被貼了標籤,被老師特別對待,那了不起就是轉班或轉學吧!我們應該可以跟著孩子承擔起來。

於是,我還是寫了聯絡簿,但我寫得很含蓄,沒有直指就是級任老師。

小蝌蚪回家反應學校的老師會叫他們笨蛋或傻瓜之類的,同學們的感覺不好,也不喜歡老師這樣叫。我們的想法是孩子們或許資質不佳,但使用負面語詞似乎不是個好方法,很希望能以鼓勵及正向的語彙回應孩子,這部分不知道是否可以請您協助處理,謝謝!

提心吊膽的過了一天,接小蝌蚪放學時還故做鎮定的問他,老師有看到聯絡簿嗎?有說什麼嗎?
小蝌蚪說老師把他叫過去問他是誰這樣叫?是他嗎?小蝌蚪也很直接的回答,對。小蝌蚪說老師很好笑,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有這樣叫我們,問他好幾遍,『我有這樣嗎?』『什麼時候有這樣叫?』然後還問全班小朋友,結果有些小朋友說有,有些小朋友說沒有。

趁機,我把昨日家人建議要孩子放寬心這部分跟小蝌蚪說明,u,3跟小蝌蚪解釋了什麼是口頭禪,

聯絡簿上老師的回應是『謝謝提醒,會轉知!』
暫時鬆了一口氣,我很高興自己沒有把這件事不了了之。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