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兩本上星期去朋友家借來的書

侯文詠極短篇
才被取笑我是不是老的記性都不好了
就又發生無法否認的事實
我以為我是在書店隨便的翻過其中幾篇
但看完這本書
發現我從頭到尾都看完過 深深覺得我應該有買
曾經是他很忠實的讀者
每本書都有買
一直到忘了哪本(白色巨塔?)有點點的不特別愛
才開始有時買、有時不買
我喜歡危險心靈
也喜歡這本書裡 故事有點無厘頭或突兀的結尾
有些幽默 也有些恍然

夏先生的故事
朋友推薦的
也曾在書店翻過一點點
記得那時應該是被插畫所吸引
看完了 不是很喜歡
一直走個不停的夏先生讓有股淒涼的感覺
尤其是結尾 夏先生失蹤兩個星期才有人發現
他目睹夏先生一步步走向湖泊的中央卻沒有反應
這樣的人生未免太過悽慘
雖然我也幻想過這樣的冷眼旁觀或被冷眼旁觀
也想過如果渺小的我有天不見了 是不是也不會有人注意、有人發現?
不過我喜歡書中他期待著和小女生約會、騎腳踏車與跟鋼琴老師的衝突那些片段:)
創作者介紹

娃娃魚的自言自語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