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不下來的個性
不但發生在旅遊上,也同樣的映在工作中
記得大學畢業,好多老師都賭我會唸到博士班
念是念了,不過一學期就烙跑,連RD的工作也待不久

喜歡PM除了那樣的廣度與與人的交集外
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可以看看不同的世界

趁著這一季老闆鼓勵我們多去跑客戶之際
呈上了一份出差申請
算算上次出差是去年三月
也就是說我整整一年多沒出差了
暌違已久的出差,讓我終於又能試著做回我喜歡的工作內容
關在辦公室太久,我儼然成了打雜小妹,一點都不喜歡也幾近無法忍受我的工作
這一趟出走,才找回原有的熱情和動力
也才發現為何前陣子的我,極度想辭職的我或許與那關也關不住的悸動的心有關

比起前兩次去日本
這次去大陸出差,我得說不論精神與體力都非常的輕鬆
是因為之前出差都有很明確的目的,事前工作很多,當場得要討論的也不少
而日本客戶分散,拖著行李箱到處跑

這次,其實沒有太明確的目的。
我定義自己的目的在瞭解這些客人,目前市場需求
再加上在深圳拜訪客戶都是搭Taxi (打D)或派車
所以體力上也輕鬆許多

話說之前去了深圳幾次探親,但這卻是第一次公事出差
這樣一週下來,我很能瞭解為何David對於大陸這麼的流連忘返
若我是Sales我想我也會很想留在大陸
這邊的客人和機會太多了,整個產業結構與商業模式都跟品牌客人相異
相較而言,可以發揮的空間、運用的技巧多了很多。
當然隨之而來的是視野與成長也多。

我有點像是鄉巴佬進城似的,讓Sales帶來帶去,好像是到了東莞吧!
工廠一間比一間大,但是周遭的環境卻遠不如深圳
想想,那些隻身在大陸奮鬥的台商門,也真是不容易~

然而,這趟出差,卻有些失落
吳爾芙所謂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
結了婚的我不但沒有自己的房間,連自己的名字也沒了
曾經同個事業單位,這兒的客人,
對於外派兩年的David想當然比我這個出來探路的Claire熟了很多
於是,在這兒,五天的出差,幾幾乎乎的沒了名字
我總是被認識為『David的老婆』
當然,站在他們的立場,社交總是找個大家都認識的人或話題
但我,一點兒也不喜歡這樣,甚至被以為是因為David所以我才能進這家公司
我喜歡公私分明
當然,David在公司的年資比我久、表現也比我好
我有我的名字,我有我的職位,
我進公司和我的表現,一點也並非依附著他而生

一向走的比男人快,直到遇見這個大我半輪的男人
很難有機會超越,也不見得想要。
而偏偏我們有有同樣的生活圈。

唉~同公司有時還真不是件好事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