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鎮子工作的太累也玩得太充實
大概是到了個極限
星期三起工作開始擺爛
就算被念也裝的無關痛癢
假日也不再想到處玩

睡到自然醒
洗了衣服、拖了地
和Maud小聊了一下,補上數篇日記
煮個咖啡,看個電視
然後兩百年沒運動的我
總算是振作的去游了個泳
爆爛的體力,難怪最近工作這麼不帶勁
再散步去買個水果
很慵懶悠閒的一天
彷彿天下太平
人生好像就是應該這樣

老實說最近的我有點開始動搖
縱使這份工作讓我非常享受在其中也覺得有趣快樂
但每天幾近十一點下班
失去了享受自我的時光
我懷疑起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

waw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